我們的工作

香港

香港

1966年,當Jackie 從英國來到香港,一切從此開始。時近五十年,我們已接納數以千計有各種問題的人來同住,也盡我們所能接觸貧窮人 …

菲律賓的特寫

菲律賓

在亞洲各地,我們都有隊工與貧窮人分享所有,菲律賓是其中一個國家。我們己進駐那裡十四年,並且看到神以奇妙的方法作工 …

故事

絲綢之路

我們的心是要看到整條絲綢之路得買贖。我們有隊工以步行、乘車、自駕的方式穿越亞洲和印度次大陸。我們沿途祈禱、 宣告、代那些曾利用這路徑販運鴉片及人口的人悔改.

最近在印度次大陸的某國家步行祈禱,我們派出兩隊隊工前往不同地方。當日黃昏再聚時,我們發現兩隊人都遇到同一個男人,我們即刻知道神在工作。

幾日後,我們的隊工又遇到這男人,還跟他談到耶穌, 他當時就相信而且接受了聖靈的能力.

他說,“現在我明白了!”

他從口袋中取出一張皺巴巴的紙張,再把它打開

是一幅耶穌釘在十字架的圖片。

“五個月前,一個外國人把它遺留在我的人力車上。我不知道這是什麼,也不明白有什麼意思。不過我好肯定這是重要的東西。自此我隨身帶著它,等著遇上能解釋給我知人。今天, 我遇見了你們。”

透過 Myint Thein 的轉變信主,他家中的許多成員也成為基督徒。

我們學會的是:我們的工作就是去到不同的地方,求問聖靈在那裡衪已開始什麼工作,然後我們參與其中。

Mel 的故事

Mel

Mel 來接觸我們時才十五歲,她瘦骨嶙峋、露宿街頭,是家中第二代性工作者。她人生的故事聳人聽聞。奇妙的是, 當我們遇到Mel,她不知怎的已有一個不能動搖的信念,深信神對她的生命有一個與現況截然不同的計劃。她滿懷興奮來與我們同住。

Mel 漸漸長成

愛穿亮麗短裙,愛放聲大笑

從外表和行為她都越來越像一個青年人。每天她也要擁抱我們一次又一次。她說,那是因為她以前從未被人擁抱過。

她與耶穌的關係也每日漸長,搬來幾星期後,我們有一段聆聽聖靈的時間。Mel說自己見到一幅瀑布的圖畫,瀑布流成一道清澈見底的河流,她說在河流兩岸盡是果樹,還有川流不息的人群走向這些樹,把樹葉蓋在自己的傷口上,而且得醫治。

當我們打開聖經到啟示錄22章1-2節,你可以想像Mel是多麼驚訝。

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,明亮如水晶,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。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,結十二樣果子,每月都結果子;樹上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。

我們的小姑娘得到同使徒約翰所得一樣的啟示!為著聖靈無比的恩慈,我們對衪極感恩。我們相信Mel的生命將會帶醫治給人

不單為本土也是萬民中眾多的受傷者。

我們最近為Mel慶祝十六歲生日 – 她有生以來第一個派對。當我們捧住一個親手整的蛋糕,還用她最喜愛的顏色做糖霜, 她喜極而泣。經歷十六年被遺棄、漠視、侵犯後,終於神帶她回家

一個她被愛、被照顧的地方。我們希望她在這裡能夠重新經歷所有在成長中錯失了的東西。

Lyn 的故事

Lyn年幼時,雙親就過世了。她與四兄弟姊妹被分散到住在不同島嶼的親屬處。

Lyn的新家庭當她為奴隸, 終於她在十一歲時決定寧願露宿街頭。

透過每周兩次的社區街頭供膳計劃,我們會眾的外展隊認識了Lyn。她常常來吃飯、敬拜、看聖經,但其後就跟著黑幫大佬的男友消失於暗黑的街道中。

Lyn在十六歲時生了一個美麗的女兒。嬰兒出生後頭七個月,她們一起露宿街頭。這段時間,女嬰體重持續下降。我們在復活節慶祝日終於說服了Lyn把這個嚴重營養不良的嬰兒送入醫院。醫生診斷她患上後期肺炎,立即安排住院救治。出院後,我們其中一個家庭接

她們同住,在客廳為母女倆設置床舖。

不過,女嬰並未增加體重。後來,醫生終於確診她患有大腦性麻痺,以至不能吞嚥奶水。在使用胃喉餵她進食一段時間後,慢慢地,她開始看起來沒有那麼孱弱了。我還記得她第一次有力大聲哭出來的那刻!我們用胃喉廿四小時輪流餵她,細如她長出了眉毛、身上哪裡圓潤了一點,我們都滿心歡喜地慶祝。

不久,Lyn 和女兒來與我們同住。整整一年,Lyn每三小時醒來,然後開始用管餵食女兒。這是漫長的過程。每週三次,她帶著女嬰去做物理治療,往返於小兒科醫生的診所

那是我們認識的一位了不起的醫生。對一個年僅十六歲、剛離開街頭的女仔而言,Lyn做得非常好。不過持久的照料最終令她心力交瘁、幾近崩潰。有時,她似乎已失去一切希望。

2013年2月發生了最糟的事情

我們可愛的小妮子敵不過她所有的疾病,一睡不起。她的死訊有如晴天霹靂,但Lyn出乎意料地渡過了這難關。她哀慟、哭泣、與人傾訴,卻從未表現出半點苦毒或埋怨,這使我們驚奇讚歎。

同時,也可能是第一次,她開始見到和相信我們

她全然的愛。我們伴她同行,經歷了孩子的喪禮、埋葬等等,她開始感覺自己已成為這家庭的一份子。

今天,Lyn是一個常開懷大笑、活力充沛的年青女士。她能夠在群組裡表達感受,也不怕在人前哭出來。她全心敬拜,定意要得到神。她對聖經充滿熱誠,而且參加了我們的『在家上學』計劃。

Lyn心中充滿對印度的愛,她想去那裡與貧窮人分享耶穌。但現在她正為取得出生證明而大費周章,更遑論護照辦理!看來我們需要更多神蹟。

與此同時,Lyn傾力學習寶萊塢所有的歌曲,來預備自己。她近期最喜愛的歌曲有這樣的一句:“請給我另一個機會,多想成長多一次。” 她那繞梁三日的歡笑聲,還有亭亭玉立的倩影,無不令我們讚嘆是怎樣一位神竟如此恩寵厚待,讓她能盡情綻放。

瘸子得醫治

某次在山區步行祈禱時,我們在村口遇到一個年青小子在乞食。他的腳在一次大手術後變得不能行走。雖然看起來年輕許多,他卻十三歲了。我們之後發現是他父母要他行乞的。

我們停下來為他祈禱,即刻我們感到神說想要醫治他,不過我們當日卻沒有翻譯。有的只是一本故事書,講述耶穌醫治那個由四位朋友從屋頂把他放下的癱子。當我們給他看書時, 他心情興奮,展露笑容。我們繼續為他祈禱。一個組員得到知識言語,要為他洗腳。當我們這樣做,他的羞恥給洗淨了,他看起來完全不同。

我們按手在他腳上,求神醫治他。我們扶他起來幫他行走,但起初他太過虛弱,我們以認識的唯一一句當地話“謝謝你,耶穌”來鼓勵他。

當他這樣跟著說,他的腳慢慢地強健起來。我們一直為他祈禱了超過一小時,他終於開始能借助手杖走起來。我們給他手杖練習,他繼續行走。村民經過看見都不敢相信 – 從來沒有人見過他站起來的。

可惜,他並未從此幸福快樂。幾個月後,我們再次遇到他。他的家人迫他回到村口行乞。不過當我們走近他時,他站起來給我們燦爛笑顏。

Sarah的故事

在一次外展的旅途中,我們的嚮導Sarah被我們所做的觸動, 感到非常激動,更接受了耶穌。不久,她的丈夫和兩個女兒也成為基督徒。

他們當時正值艱難,首先,他們必須對自己新尋見的信仰保持緘默,如果給其他村民知道,他們便會很危險。與此同時, Sarah的妹妹被拐賣到去中國 – 這種事經常發生在這國家的貧窮村民身上。Sarah和家人嘗試尋找她,但心知尋回她的可能性幾乎是零。每年成千上萬的婦女被拐賣到中國去,從此不知所終。

因此我們定意祈禱。

一個月後,神蹟地,Sarah的妹妹回家了。

她告訴我們她怎樣從囚禁她的人那裡逃出來,藏身於樹林中。奇妙地,她在藏身之處遇到一婦人,這婦人給了她一百元人民幣,於是她把錢藏於鞋內。之後她被帶到公安處羈押調查,其後,公安將她遣返至國界,便不再理她。

若不是藏在鞋底的錢,她絕不可能回到家。

當我們遇見Sarah的妹妹,我們告訴她,我們有為她不斷祈禱,她就相信了耶穌。整個家庭也都接受洗禮。

Hanna的故事

Hanna有著孩童般的甜美和天真,當她和只剩兩成視力的丈夫還住在街頭時,我們認識了她。

她當時正懷孕,她告知我們自己之前曾經兩次小產,胎死腹中,她卻不太記得任何細節。我們提議按手在她肚上為胎兒祈禱。由那日起,每次我們經過,她必要我們為胎兒祈禱,否則就不容我們走開。

Hanna的懷孕及病史都被斷定為極高危。她在懷孕期間還染上瘧疾和其它嚴重感染。我們花了許多時間去醫院探望她,為她祈禱她儘快康復和嬰兒健康。

我們一些朋友提議代Hanna付錢,讓她可以在私立醫院生產 – 這是一個神蹟性的供給,要知道在我們住所附近的公立醫院資源是極為缺乏的。

日期到了,Hanna按私院醫生的建議剖腹生產了一名男嬰。能在設施完備的醫院生產、嬰兒終於順利出世、還得到我們悉心照料,她為這一切非常感激神。

Alan的故事

Alan一直在觀察我們。

他的病歷厚達一寸,詳盡紀錄了他的各種不治之症。他絕望消沉,又時常劇痛,無法入眠。醫生說他只剩幾個月命。

當我們的兩個成員去看一些朋友時,Alan走過來,他說:“我一直在觀察你們,我需要你們的神。”他當場就把生命交給耶穌,並且接受了聖靈的能力說方言。Alan同意要求耶穌幫助他的睡眠。我們告訴他可以像朋友般與衪對話。

幾日之後,我們碰見Alan。他興高采烈告訴我們,上次之後,某個晚上,他的身體疼痛不已,於是他開始向耶穌傾訴。尚未祈禱完,他就已酣然入睡。他已多年來沒有享受過這樣美美睡一大覺。第二天早上,他醒來時已深信耶穌是真的, 且衪有聽見他。

Alan今日仍在生,他生存的目的就是向他人講述神在自己生命作的一切好事,凡他所接受的,他都主動與人分享。

Laura的故事

Laura

Laura是第一個來與我們同住的女生孩,她一出世就被媽媽遺棄,跟著被爸爸的親戚當人球般推來推去,她爸爸是一名毒品拆家。她在缺乏照顧下的情況下長大,容易被人虐待侵犯。被鄰居所騙被賣作妓女後,她來與我們同住.

當Laura初初來到時,她深受重創的。很長時間,她不是閉口不言就是在泣不成聲。她寧願藏於床下,也不肯出來或與任何人交談。

不過,她一從開始就已是個敬拜者。在她天父的懷抱裡,當衪對她柔聲細語,她立即找到安慰。

幾個月後, 我們見到Laura蛻變成一位美麗的小婦人,能夠向耶穌和她身旁的人表達和處理自己的情緒。她知道自己已被潔淨、回復純真,她更是天父所深愛的女兒。而她的心也開始從重創中逐漸癒合。

Laura如今正在起訴拐賣她的人口販子,即使害怕,她仍一心一意尋求公義。她知道是值得為自己的生命而戰,而且這樣做能保護將來更多女孩子不必再受其害。

食物倍增

食物倍增

過去三年,我們一直在東南亞某國步行祈禱,我們特別鍾情偏遠山區,那裡的村民仍在赤貧中生活,且尚未遇到耶穌。

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當我們由一條村落走到另一條村落,我們遇見很多家庭,他們也認識了耶穌。由於我們在這國家尚未有固定的基地,我們只好盡可能地多去,訓練他們作門徒。

去年某次旅程,我們決定為一個早前認識且帶他們信了耶穌的家庭煮一餐飯。我們去到市場買食材,我們一行四人加上他們八人,要買夠十二人份量的。我們確定要買肉,因為這家庭告訴我們,他們一年只吃一、兩次肉。

我們接著在街市碰見了上次旅程遇到的兩個女生,她們已經成為基督徒,她們一路跟著我們。

回村落的路上,我們居然又碰上另一個認識的家庭!然後我們一起坐下來,大聲讀出耶穌餵飽五千人的故事。這家人和那兩女生聽完都深感驚奇。他們喜愛那故事但又說“那怎麼可能 – 耶穌怎可以用那麼少食物餵飽那麼多的人。衪定是去了很多商店買食物”。我們解釋當時耶穌是在偏遠地區,就像我們這裡,是沒有商店的。

講完故事,這家人決定與我們一起入村吃晚飯。我們開始有點兒擔心,要知道我們的食物只夠十二人。不過,我們還是歡迎他們。

在途中, 當走近村落時, 我們又碰到另一個認識的家庭,他們也加入我們。

當我們這群人回到村裡,走進原本那家的住處時,引起了相當的轟動。村落上下的兒童都來參與我們的派對,對即將發生的充滿好奇。

不久,那裡已聚集大約五十人,一片混亂!兒童東奔西跑,連坐的位置都不夠。

我們開始煮飯,心知食材不夠,唯有祈禱求耶穌倍增我們所有的。

我還叫自己的隊工不要吃得太多,讓極少吃肉的朋友們先吃。當煮好飯菜,我們端上檯的只有一小碗肉、一碟蔬菜、一點飯,夠十二人 – 僅此而已。

我們開始為大家分盛食物,起初我們精打細算又小心翼翼,但分著分著,我們發現碗裡的食物沒有減少。我們繼績把食物分到各人的碗裡,直到最後所有人都吃飽了。所有的食物 都從那一小塊肉而來。

難以置信。與我們同在市場的兩個女生終於明白福音故事中發生了什麼,因為這些都發生在我們身上。

最為矚目的是,剩下來的食物可以讓那家庭吃上一整星期。

患肺結核的男人得醫治

去年,我們在印度次大陸開設了一間新屋給成癮者。

一個男人來與我們同住,他患有多重抗藥性肺結核,我們在其它國家的朋友和家庭廿四小時為他不停祈禱。他自己也開始呼求神,聖靈就指示他要寬恕自己的家人,於是他照做。

六個月後,他的唾液化驗結果竟然顯示再無病菌,政府也證實他已痊癒。

還有更多身體得醫治的神蹟:一開始敬拜,有人疼痛的手臂就得醫治;以往無法行到街尾的男人,竟能在峭壁陡立的山嶺攀登兩小時!

神不單單治癒我們的身體,也使我們的土地起死回生。之前的租戶說果園土地貧瘠,總是一無所獲,而我們卻種出各樣蔬菜,碩果累累。

我們常禱告求天父給予我們樣樣充足且有餘可與他人分享。